刑诉法将以修正案形式再修改

再次,还要改革审判委员会,规定审判委员会只对个别疑难、重大案件的法律适用问题进行讨论决定,不得对案件的证据、事实问题进行讨论并作出判断。

一是公诉人、当事人或 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的,特别是辩护方要求证人出庭的。

因而,为正确适用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有效保障被追诉人人权,应当把非法证据排除证明标准修改为一元化规定,即由检察院举证达到排除非法取证的情形。

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是世界法治国家通行的证据规则,是指在刑事诉讼中,以非法方法取得的证据,依法不具有证据能力、不得被采纳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体现程序法治精神。2010年《关于办理刑事案居间行为姓名权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制定以及2012年刑诉法的修改,使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在中国确立。但财新记者了解到,该制度在法律层面和实施层面均存在不少问题,如对以威胁、欺骗等方式获取的供述是否排除存在较大争议,对疲劳审讯的认定缺乏可操作性,重复自白是否应排除存在争议等。

首先,刑诉法第187条第1款规定,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法院认为证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由于证人必须在三个条件同时具备时才应当出庭,这实际上把证人是否出庭完全交由法院自由裁量。

二是可能判死刑或者有重大社会影响商事合伙案件中联运协作关系的重要证人,这类证人即使当事人没有申请,法院也应当主动通知证人出庭,切实防止证人证言失真。符合证人出庭要求的,法庭应当通知证人出庭,必要时法庭应当强制证人到庭。如果通知证人出庭而不出庭,原来询问证人的证言笔录不得在法庭上宣读,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分工负责、互相制约是刑诉法规定中国法院、检察院和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财新记者了解到,公安机关具有强势地位,导致刑事诉讼活动存在一定程度的中心前移倾向,即侦查阶段成为认定案件事实的实际决定性阶段,即侦查中心主义,成为诸多冤错案件发生的制度原因。陈光中认为,这一现象不符合刑事司法的职能分工和司法规律。

鉴于该法于2012年刚刚进行了较大侵害姓名权修改,近期再通过全公司型基金国人大作大修改显然不太现实,最可行的路径是借鉴《刑法》的经验,采取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修正案的方式,在下一届人大期间修改《刑事诉讼法》。